您現在的位置:好課件吧兒童文學王爾德童話

少年國王

    在加冕典禮的前一天晚上,少年國王獨自一人坐在他那間漂亮的房子里。他的大臣們按
照當時的禮節,頭朝地向他鞠了躬,便告辭而去。他們來到皇宮的大廳中,向禮節教授學習
最后的幾堂課,因為他們當中有幾個人的舉止還沒有經過教化,不用說,這是很不禮貌的事
情。
    這位少年——他僅僅是個少年,不過才十六歲——對他們的離去一點也不覺得難過。他
把身體向后靠去,坐在他那繡花沙發的軟墊上,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躺了下去,睜著兩眼,
張著嘴,真像一位褐色的林地農牧神,或一只被獵人剛剛抓獲的森林中的小動物。
    說來也巧,他正是獵人們找到的,他們遇到他也差不多是憑運氣。當時他光著腳,手里
拿著笛子,正跟在把他養大的窮牧羊人的羊群后面,而且他一直把自己看作窮牧羊人的兒
子。他的母親原來是老國王的獨生女兒。她偷偷地戀上了一個比她地位低得多的人一一有人
說,那人是外地來的,他用笛子吹出魔術般的美妙聲音,使年輕的公主鐘情于他;另外有人
說他是來自意大利里米尼的藝術家,公主對他很器重,也許是太看重他了。他不知怎的突然
間從城市里消失了,他那幅沒有完成的作品還留在大教堂里——那時小孩才一個星期大,他
就從熟睡的孩子母親身邊偷偷抱走孩子,交給一對普通的農家夫婦去照管。這對夫婦自己沒
有孩子,住在密林的深處,從城里騎馬要一天才能到達。不知是像宮廷的御醫所宣布的那樣
因為悲傷過度,或者是像一些人所談論的那樣喝了放在香料酒中的一種意大利急性毒藥,反
正那位給予這孩子生命的蒼白的少女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內就死去了。一位忠誠的差人帶著
孩子跨上馬鞍走了,當他從疲憊的馬背上俯下身來敲響牧羊人小茅屋簡陋的房門時,公主的
尸體正被下葬于一個打開的墓穴中,這個墓穴就挖在一個荒涼的教堂墓地里,那里靠近城
門。據說在那個墓穴里還躺著另一具尸體,他是一位非常英俊的外地男人,他的雙手被反綁
著,打了個繩結,胸膛上留著好多血淋淋的傷口。
    至少,這正是人們私下悄悄相互傳遞的說法。然而令人確信的是老國王在臨終時,不知
是由于對自己犯下的大罪而悔恨,或是僅僅因為希望自己的王國不至于落入外人之手,就派
人去找回那個少年,并當著宮中大臣的面,承認少年為自己的繼位人。
    似乎就從少年被承認的那一刻起,他就表現出了對美麗事物的極大熱情,這便注定了將
對他的一生起到巨大的影響。那些陪伴他到預備的房間侍候他休息的仆人,常常講起當他看
見那些華麗的服裝和貴重寶石時會興奮地大叫起來,并且在脫去身上的粗皮衣和粗羊皮外套
時簡直是欣喜若狂。有時候他確也很懷念他那段自由自在的森林生活,且始終都對占去一天
大部分時間的繁雜的宮廷禮節感到忿懣,但這卻是座富麗的宮殿——人們把它叫做“逍遙
宮”——此刻他一下子成了它的主人,對他來說,這就像是一個專為取悅他而新建成的時髦
的新世界;只要他能夠從議會廳或會見室里逃出來,他便會跑下那立著鍍金銅獅的亮閃閃的
斑巖石大臺階,從一個屋子轉到另一個屋子,又從一條走廊來到另一條走廊,好像要一個人
在美中間找到一付止痛藥,或一種治病的良方似的。
    對于這種充滿新發現的旅行,這是他對此的稱謂——說真的,對他來說這可是真正地在
神境中漫游了。有時候會有幾位身著披風飄著艷麗絲帶的金發宮廷侍衛陪伴著;但更多的時
候,他常常是一個人,憑著感覺上的某種敏捷的本能,這差不多是一種先見之明吧,把握到
藝術的秘密最好是在秘密中求得,況且美也同智慧一樣,鐘愛的是孤獨的崇拜者。
    這段時期里流傳著很多有關他的奇聞怪事。據說有一位胖乎乎的市政長官,代表全城市
民出來發表了一大通華麗堂皇的言論,還說他看見他十分崇敬地跪在一幅剛從威尼斯帶來的
巨畫面前,似乎要捍衛對新的眾神的崇拜。還有那么一次他失蹤了好幾個小時,費了好大勁
人們才在宮殿內北邊小塔的一間小屋里找到了他,他正癡呆呆地凝視著一塊刻有美少年阿多
尼斯像的希臘寶石。還有人傳說親眼見他用自己的熱唇去吻一座大理石古雕像的前額,那座
古雕像是人們在修建石橋時在河床中發現的,除像上還刻著羅馬皇帝哈得里安所擁有的俾斯
尼亞國奴隸的名字。他還花了一整夜時間去觀察月光照在安地民銀像上的各種變化。
    一切稀罕的和昂貴的東西對他的確都有極大的吸引力,使他急切地想得到它們。為此他
派出了許多商人,有的被派往北海,向那里的窮漁夫購買琥珀,有的到埃及去找尋那些只有
在法老的墓穴中才能找到的綠寶石,據說這種寶石具有非同一般的魔力,還有的去波斯收購
絲絨編織的地毯和彩陶,另外很多人就去印度采購薄紗和著色的象牙,月亮寶石和翡翠手
鐲,檀香和藍色琺瑯以及細毛織披巾。
    然而,最讓他費心的還是在他登位加冕時穿的長袍。長袍是金線織的,另外還有嵌滿了
紅寶石的王冠以及那根掛著一串串珍珠的權杖。其實,他今晚所想的就是這個,當時他躺在
奢華的沙發上,望著大塊的松木在壁爐中慢慢地燃盡。它們都是由那個時代最著名的藝術家
親手設計的,設計式樣也早在幾個月前就呈交給他過目了,他也下了命令要求工匠們不分晝
夜地把它們趕制出來,還讓人去滿世界找尋那些能夠配得上他們手藝的珠寶。他在想象中看
見自己穿著華貴的皇袍站在大教堂中高高的祭壇上,他那孩子氣的嘴唇上露出了笑容,那雙
森林人特有的黑眼睛也放射出明亮的光芒。
    過了一會兒他站起身來,靠在壁爐頂部雕花的庇檐上,目光環視著燈光昏暗的屋子。四
周的墻上掛著代表“美的勝利”的華麗裝飾物。一個大衣櫥,上面嵌著瑪瑙和琉璃,把一個
墻角給填滿了。面對窗戶立著一個異常別致的柜子,上面的漆格層不是鍍了金粉就是鑲著金
片,格層上擺放著一些精美的威尼斯玻璃高腳酒杯,還有一個黑紋瑪瑙大杯子。綢子的床單
上繡著一些淺白的罌粟花,它們好像是從睡眠的倦手中撒落下來的?逃袟l形凹槽的高大的
象牙柱撐起天鵝絨的華蓋,華蓋上面大簇的駝鳥毛像白色泡沫一般地向上伸展,一直達到銀
白色的回文裝飾屋頂上。用青銅做的美少年納西蘇斯像滿臉笑容地用雙手舉起一面亮光光的
鏡子。桌上放著一個紫晶做的平底盆。
    窗外,他可以看見教堂的大圓頂,隱隱約約的像個氣泡浮動在陰暗的房屋上面。無精打
采的哨兵們在靠近河邊的霧蒙蒙的陽臺上來回地走著。在遠處的一座果園里,一只夜鶯在唱
歌。一縷淺淺的茉莉花香從開著的窗戶飄了進來。他把自己的棕色卷發從前額朝后掠去,隨
后拿起一只琵琶,讓手指隨便地在弦上撥弄著。他的眼皮沉重地往下垂去,一股莫名的倦意
襲上身來。在這以前他從來沒有這么強烈地并且是如此興奮地感受到美的東西的魔力和神秘。
    鐘樓傳來午夜鐘聲的時候,他按了一下鈴,仆人們進來了,按繁雜的禮節為他脫去袍
子,并往他手上灑上玫瑰香水,在他的枕頭上撒上鮮花。待他們退出房間后沒多久,他就入
睡了。
    他睡著后做了一個夢,夢是這樣的:
    他覺得自己正站在一間又長又矮的閣樓里,四周是一片織布機的轉動聲和敲擊聲。微弱
的光線透過格柵窗射了進來,使他看見了那些俯在織機臺上工作的織工們憔悴的身影。一些
面帶病容臉色蒼白的孩子們蹲在巨大的橫梁上而。每當梭子飛快地穿過經線的時候,織工們
便把沉重的箱座抬起,梭子一停下來又立即放下筘座,把線壓在一起。他們的臉上露出饑餓
難忍的表情,一雙雙干枯的手不停地震動著,顫抖著。一些贏弱的婦女坐在一張桌邊做著縫
紉。房間里充滿了刺鼻的臭氣,空氣既污濁又沉悶,四壁因潮濕而滴水不止。
    少年國王來到一位織工跟前,看著他工作。
    織工卻怒沖沖地望著他說,“你為什么老看著我?你是不是主人派來監視我們干活的探
子?”
    “誰是你們的主人?”少年國王問道。
    “我們的主人!”織工痛苦地大聲說,“他是跟我一樣的人。其實,我和他之間就這么
點區別——他穿漂亮的衣服而我總是破衣爛衫,我餓得骨瘦如柴,他卻飽得難受!
    “這是個自由的國家,”少年國王說,“你不是任何人的奴隸!
    “戰爭時代,”織工回答說,“強者把弱者變為奴隸,而在和平年代富人把窮人變成奴
隸。我們必須靠干活來糊口,可是他們給的工資少得可憐,我們會給餓死的。我們整天為他
們做苦役,他們的箱子里堆滿了黃金,我們的子女還未長大成人就夭折了,我們所愛的那些
人的臉變得愁苦而兇惡。我們榨出的葡萄汁,卻讓別人去品嘗。我們種出的谷物,卻不能端
上我們的飯桌。我們戴著枷鎖,盡管它們是無形的;而我們是奴隸,雖然人們說我們是自由
人!
    “所有的人都是這樣的嗎?”少年國王問道。
    “所有的人都這祥,”織工答道,“不論是年輕的或是年老的,不管是男人或是女人,
小孩子或是終年艱辛的人們都一樣。商人們壓榨我們,我們還得照他們的話去做。牧師們騎
馬從我們身邊走過,口中不停地數著念珠,沒有一個人關心我們。窮困張著饑餓的雙眼爬過
陰暗的小巷,罪惡帶著他的酒精面孔緊隨其后。早晨喚醒我們的是悲痛,晚上伴我們入睡的
是恥辱。但是這些與你有什么關系?你又不是我們中的一員。你的神情是多么的快樂!,
說完他滿臉不高興地轉過頭去,并把梭子穿過織機,少年國王看見梭子上面織出的是一根金
線。
    他心中猛地一驚,趕緊問織工,“你織的是什么袍子?”
    “這是少年國王加冕時穿的袍子,”他回答說,“你問這干什么?”
    這時少年國王大叫一聲便醒了,天!他原來是在自己的房間里,透過窗戶他看見蜜色
的大月亮正掛在熹微的天空上。
    他又一次睡著了,再次做起了夢,夢是這樣的:
    他覺得自己躺在一艘大帆船的甲板上面,一百個奴隸在為船劃槳。船長就坐在他身邊的
地毯上。他黑得像一塊烏木,頭巾是深江色的絲綢做的。厚厚的耳垂上掛著一對碩大的銀耳
墜,他的手中象著一架象牙天平。
    奴隸們除了腰間的一塊破爛的遮羞布外,全身上下光溜溜的,每個人都與旁邊的另一個
鎖在一起。驕陽熱辣辣地射在他們身上,黑人們在過道上跑來跑去的,同時皮鞭不停地抽打
在他們身上。他們伸出干枯的雙臂往水中劃動著沉重的槳。咸咸的海水從槳上飛濺起來。
    最后他們來到一個小港灣,并開始測量水的深度。一陣微風從岸上吹來,給甲板和大三
角帆上蒙上了一層細細的紅沙。三個阿拉伯人騎著野毛驢趕來朝他們投來標槍。船長拿起一
張弓,射中了他們其中一人的咽喉。他重重地跌進了海浪之中,他的同伴也倉皇逃占。一位
面蒙黃色紗巾的女子騎著駱駝慢慢地跟在后面,還不時地回頭看看那具死尸。
    黑人們拋了錨,降下了帆,紛紛來到艙底下,拿出一根長長的吊梯來,梯下綁著鉛錘。
船長把繩梯從船側扔下去,把梯的兩端系在兩根鐵柱上面。這時,黑人們抓住一位最年輕的
奴隸,打開了他的腳鐐,并往他的鼻孔和耳朵里灌滿蠟,還在他的腰間捆上了一塊石頭。他
疲憊地爬下繩梯,便消失在海水中了。在他入水的地方冒出了幾個水泡。另外一些奴隸在一
旁好奇地張望著。在船頭上坐著一位驅趕鯊魚的人,他在單調不停地擊著鼓。
    過了一會兒潛水者從水中冒了上來,喘著粗氣攀梯而上,右手拿著一顆珍珠。黑人們從
他手中奪去珍珠,又把他拋到海里。而奴隸們已靠在槳旁入睡了。
    他上來了一次又一次,每次都帶上一顆美麗的珍珠。船長把珍珠都過了秤,并把它們放
進一只綠色皮革的小袋子中。
    少年國王想說點什么,可是他的舌頭好像給粘在了上牙齒后面,他的嘴唇也動彈不了。
黑人們在彼此談著話,并開始為一串明珠爭吵起來。兩只白鶴圍繞著帆船飛個不停。
    這時潛水者最后一次冒出水來,帶上來的珍珠比奧馬茲島所有的珍珠都要美,因為它的
形狀如同一輪滿月,白得超過了晨星的顏色。不過他的臉卻蒼白異常,他一頭倒在甲板上,
鮮血立即從他的耳朵和鼻孔中迸射而出。他只是顫抖了一下就再也動彈不了啦。黑人們聳聳
肩,把他的尸體拋向船舷外的海水中。
    船長笑了,他伸出手去拿起那顆珍珠,他一邊看著它,一邊把它放在自己的前額上并鞠
了一個躬!八鼞撚脕,”他說,“用來裝飾少年國王的權杖!闭f完他朝黑人們打了個
手勢示意起錨。
    少年國王聽到這里,突然大叫一聲,便醒了過來,透過窗戶,他看見那些破曉的長手指
正在摘取衰弱的繁星。
    他再一次入睡了,做了夢,夢是這樣的:
    他覺得自己正徘徊在一個陰森森的樹林中,樹上懸掛著奇形的果子和美麗而有毒的鮮
花。他經過的地方,毒蛇朝他嘶嘶地叫著,羽毛華麗的鸚鵡尖叫著從一根樹枝飛到另一個枝
頭上。巨大的烏龜躺在熱乎乎的泥潭中睡大覺。樹上到處都是猴子和孔雀。
    他走著走著,一直來到樹林的邊緣,在那兒他看見有好大一群人在一條干枯的河床上做
苦役。他們像螞蟻般地蜂擁至巖石上。他們在地上挖了好些深洞,并下到洞里去。他們中的
一些人用大斧頭開山劈石,另一些人在沙灘上摸索著。他們連根拔起仙人掌,并踏過鮮紅的
花朵。他們忙來忙去,彼此叫喊著,沒有一個人偷懶。
    死亡和貪婪從洞穴的陰暗處注視著他們,死亡開口說:“我已經疲倦了,把他們中的三
分之一給我,我要走了!
    不過貪婪卻搖了搖頭!八麄兪俏业钠腿,”她回答說。
    死亡對她說,“你手中拿的是什么東西?”
    “我有三粒谷子,”她回答說,“那跟你有什么關系?”
    “給我一粒,”死亡大聲說,“去種在我的花園中,只要其中的一粒,我要走了!
    “我什么也不會給你的,”貪婪說,說著她把手藏在自己衣服福邊的里面。
    死亡笑了。他拿起一只杯子,并把它浸在水池中,等杯子出來時里面已生出了瘧疾。瘧
疾從人群中走過,三分之一的人便倒下死去了。她的身后卷起一股寒氣,她的身旁狂竄著無
數條水蛇。
    貪婪看見三分之一的人都死去了,便捶胸大哭起來。她捶打著自己干枯的胸膛,哭叫著
說:“你殺死了我三分之一的仆人,你快走吧。在韃靼人的山上正舉行著一場戰爭,雙方的
國王都在呼喚你去。阿富汗人殺掉了黑牛,正開往前線。他們用長矛敲擊著自己的盾牌,還
戴上了鐵盔。我的山谷對你有什么用,你沒有必要呆在這兒吧?你快走吧,不要再到這兒來
了!
    “不,”死亡回答說,“除非你再給我一粒谷子,否則我是不會走的!
    貪婪一下子捏緊自己的手,牙齒也咬得緊繃繃的!拔也粫o你任何東西的,”她喃喃
地說。
    死亡笑了。他撿起一塊黑色的石頭,朝樹林中扔去,從密林深處的野毒芹叢中走出了身
穿火焰長袍的熱病。她從人群中走過,去觸摸他們,凡是被她碰著的人都死去了。她腳下踏
過的青草也跟著枯萎了。
    貪婪顫抖起來,把泥土放在自己的頭上!澳闾珰埲塘,”她叫著說,“你太殘忍了。
在印度的好多城市里正鬧著饑荒,撒馬爾罕的蓄水池也干枯了。埃及的好多城市里也在鬧饑
荒,蝗蟲也從沙漠飛來了。尼羅河水并沒有沖上岸來,牧師們正痛罵他們自己的神愛西斯和
阿西里斯。到那些需要你的人那兒去吧,放過我的仆人吧!
    “不,”死亡回答說,“除非你給我一粒谷子,否則我是不會離開的!
    “我什么東西也不會給你,”貪婪說。
    死亡再一次笑了,他將手放在嘴上在指縫中吹了一聲口哨,只見一個女人從空中飛來。
她的額頭上印著“瘟疫”兩個字,一群饑餓的老鷹在她身旁飛旋著。她用巨大的翅膀藍住了
整個山谷,沒有一個人能逃脫她的魔掌。
    貪婪尖叫著穿過樹林逃走了,死亡跨上他那匹紅色的大馬也飛馳而去,他的馬跑得比風
還快。
    從山谷底部的稀泥中爬出無數條龍和有鱗甲的怪獸,一群胡狼也沿著沙灘跑來,并用鼻
孔貪婪地吸著空氣。
    少年國王哭了,他說:“這些人是誰?他們在尋找什么東西?”
    “國王王冠上的紅寶石,”站在他身后的一個人說。
    少年國王吃了一驚,轉過頭去,看見一個香客模樣的人,那人手中拿著一面銀鏡。
    他臉色變得蒼白起來,并開口問道:“哪一個國王?”
    香客回答說:“看著這面鏡子,你會看見他的!
    他朝鏡子看去,見到的是他自己的面孔,他大叫了一聲就驚醒了。燦爛的陽光瀉入房
屋,從外面花園和庭園的樹上傳來了鳥兒的歌唱。
    宮廷大臣和文武百官走進房來向他行禮,侍者給他拿來用金線篇織的長袍,還把王冠和
權杖放在他面前。
    少年國王看著它們,它們美極了,比他以前見過的任何東西都要美。然而他還記得自己
做的夢,于是便對大臣們說:“把這些東西都拿走,我不會穿戴它們的!
    群臣都感到很驚訝,有些人甚至笑了,因為他們認為國王是在開玩笑。
    可是他再次嚴肅地對他們說:“把這些東西都拿開,不要讓我見到它們。雖然今天是我
加冕的日子,但是我不會穿戴它們的。因為我的這件長袍是在憂傷的織機上用痛苦的蒼白的
雙手織出來的。紅寶石的心是用鮮血染紅的。珍珠的心上有死亡的陰影!苯又麑λ麄冎v
述了自己的三個夢。
    大臣們聽完故事后,互相對視著,低聲交談說:“他一定是瘋了,夢還不就是夢嗎,幻
覺只不過是幻覺罷了,它們不是真的,用不著在意。再說,那些為我們做工的人的生命又與
我們有什么相干的?難道一個人沒有看見播種就不能吃面包,沒有與種葡萄的人交談過就不
能喝葡萄酒了嗎?”宮廷大臣對少年國王說道:“陛下,我懇求您把這些憂傷的念頭拋開,
穿上這件美麗的袍子,戴上這頂王冠吧。如果您不穿上王袍,人民怎么會知道您就是國王
呢?”
    少年國王望著他!罢媸沁@樣嗎?”他問道,“如果我不穿王袍,他們就不會知道我是
國王了嗎?”
    “他們不會認識您的,陛下,”宮廷大臣大聲說。
    “我從前還以為真有那么一些帶帝王之相的人,”少年國王回答說,“不過也許正如你
所說的,然而我還是不穿這身長袍,而且也不戴這頂王冠,我要像進宮時的那樣走出宮去!
    然后他吩咐他們都離去,只留一個侍者來陪他,這個侍者的年中洗了個澡,打開一個上
了漆的箱子,從箱中他拿出皮衣和粗羊皮外套,這些都是當年他在山腰上放羊時穿過的。他
穿上它們,手里又拿起那根粗大的牧羊杖。
    這位小侍者吃驚地睜大一雙藍色的眼睛,笑著對他說:“陛下,我看見你的長袍和權
杖,可你的王冠在哪兒?”
    少年國王從攀附在陽臺上的野荊棘上折下一枝,把它彎曲成一個圓圈,放在了自己的頭
上。
    “這就是我的王冠,”他回答說。
    這樣穿戴好后,他走出房間來到大廳中,顯貴們都在那兒等著他。
    顯貴們覺得很可笑,他們中有的人還對他叫道:“陛下,臣民們等著見他們的國王,而
您卻讓他們看到了一位乞丐!绷碛幸恍┤伺瓪鉀_沖地說:“他使我們的國家蒙羞,不配做
我們的主人!比欢,他對他們一言不發,只是朝前走去,走下明亮的斑巖石階,出了青銅
大門,騎上自己的坐騎,朝教堂奔去,小侍者跟在他身旁跑著。
    百姓們笑了,他們說:“騎馬走過的是國王的小丑!彼麄兂靶χ。
    而他卻勒住馬緬,開口說道:“不,我就是國王!庇谑撬炎约旱娜齻夢講給了他們
聽。
    一個人從人群中走出,他痛苦地對國王說道:“皇上,你不知道窮人的生活是從富人的
奢侈中得來的嗎?就是靠你們的富有我們才得以生存,是你們的惡習給我們帶來了面包。給
一個嚴厲的主子干活是很艱苦的,但若沒有主子要我們于活那會更艱苦。你以為烏鴉會養活
我們嗎?對這些事你會有什么良方嗎?你會對買主說,‘你要用這么多錢來買’,而同時又
對賣主說,‘你要以這個價格賣’嗎?我敢說你不會。所以回到你自己的宮中去,穿上你的
高貴紫袍吧。你和我們以及我們遭受的痛苦有什么相干的?”
    “難道富人和窮人不是兄弟嗎?”少年國王問道。
    “是啊,”那人回答說,“那個有錢兄長的名字叫該隱(即《圣經》中殺害弟弟的
人)!
    少年國王的眼里充滿了淚水,他騎著馬在百姓們的喃喃低語中走過,小侍者感到好害
怕,就走開了。
    他來到教堂的大門口時,衛兵們舉起他們手中的戟對他說:“你到這兒來干什么?除了
國王以外任何人不得入內!
    一聽這話他氣得滿臉通紅,便對他們說:“我就是國王!闭f完把他們的戟推開,就走
進去了。
    老主教看見他穿一身牧羊人的衣服走了進來,吃驚地從寶座上站起來,迎上前去,對他
說:“我的孩子,這是國王的服飾嗎?我用什么王冠為你加冕?又拿什么樣的權杖放在你的
手中呢?這對你當然應該是個快樂的日子,而不應是一個屈辱的日子!
    “難道快樂要用愁苦來裝門面嗎?”少年國王說。然后他對老主教講了自己的三個夢。
    主教聽完了三個夢后,眉頭緊鎖,他說:“孩子,我是個老人,已進入垂暮之年,我知
道在這個大千世界里還有很多邪惡的東西。兇狠的土匪從山上下來,擄去無數小孩,把他們
賣給摩爾人。獅子躺在草叢中等待著過往的商隊,準備撲咬駱駝。野豬將山谷中的莊稼連根
拔起。狐貍咬著山上的葡萄藤。海盜們在海岸一帶興風作浪,焚燒漁船,還把漁民的漁網搶
走。在鹽澤地帶住著麻瘋病人,他們用蘆葦桿蓋起小屋,沒有人愿意接近他們。乞丐們在大
街上漂流,同狗一起爭食吃。你能夠讓這些事情不出現嗎?你愿意讓麻瘋病人同你一起睡
覺,讓乞丐同你一起進餐嗎?你會叫獅子聽你的話,野豬服從你的命令嗎?難道制造出這些
苦難的上帝還不如你聰明嗎?因此,我不會為你所做的事而贊揚你的,我要求你騎馬回你自
己的王宮中,臉上要露出笑容,并穿上符合國王身分的衣服,我要用金王冠來為你加冕,我
要把嵌滿珍珠的權杖放在你的手中。至于你的那些夢,就不要再想它們了。這世上的負擔已
經太重了,是一個人難以承受的;人間的愁苦也太大了,不是一顆心所能負擔的!
    “你就是在這間房子里說這種話的嗎?”少年國王說。他大步從主教身旁走過,登上祭
壇的臺梯,站到了基督像前。
    他站在基督像前,在他的左手邊和右手邊分別放著華麗的金盆,裝黃酒的圣餐杯和裝圣
油的瓶子。他跪在基督像下,巨大的蠟燭在珠光寶氣的神座旁明亮地燃燒著,燃香的煙霧繞
成一圓圈藍色的輕煙飄向屋梁。他低下頭去進行祈禱,那些身著硬挺法衣的牧師們紛紛走下
了祭壇。
    突然,從外面的大街上傳來了喧嘩聲,一群頭戴羽纓的貴族們走了進來,他們手中握著
出鞘的寶劍和閃光的鋼制盾牌!白鰤舻哪莻人在什么地方?”他們大聲嚷道,“那位國
王,就是那位打扮得像個乞丐,給我們的國家帶來恥辱的男孩在什么地方?我們一定要殺了
他,因為他不配統治我們!
    少年國王再一次低下頭去祈禱,禱告完畢他便站起身來,轉過頭去悲傷地望著他們。
    !看那,陽光透過彩色的玻璃窗照在他的身上,光線在他的四周織出一件金袍,比那
件為取悅于他而編織的王袍更加美麗。干枯的枝條怒放出鮮花,那是比珍珠還要潔白的百合
花。干枯的荊棘也開花了,開放出比紅寶石還要紅的紅玫瑰。比上等珍珠還潔白的百合花,
它們的根莖是由亮閃閃糾銀子做成的。比紅寶石更紅的玫魂,它們的葉子是由金子鑄造的。
    他身穿國王的衣服站在那里,珠寶鑲嵌的神龕打開了蓋子,從光芒四射的圣體匣的水晶
上放出異常神奇的光。他身著國王的衣服站在那兒,這里就充滿了上帝的榮光,連壁龕中的
圣徒們也好像在動。身穿國王的華貴衣服,他站在了他們的面前,風琴奏出了樂曲,喇叭手
吹響了他們的喇叭,唱詩班的孩子們在放聲歌唱。
    百姓們敬畏地跪下身來,貴族們收回寶劍并向少年國王行禮,主教大人的臉色變得蒼
白,雙手顫抖不已!敖o你加冕的人比我更偉大!彼舐曊f道,并跪倒在國王面前。
    少年國王從高高的祭壇上走下來,穿過人群朝自己的房間走去。此時沒有一個人敢看他
的臉,因為那容貌就跟天使一樣。
[上一頁]    [關閉窗口]    [下一頁]
好課件吧 - 教師的好助手! 關于本站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下載幫助 | 課件發布 | 報告錯誤 | 管理登錄
好課件吧 Copyright© 2006-2015 www.xpqqxw.live, All Rights Reserved.蘇ICP備06054826號
河南快赢481号码分布走势图